A0fj0 p3sOtq

From Human's Love
Jump to: navigation, search

9mi95火熱仙俠小說 《大奉打更人》- 第两百三十七章 噩耗 -p3sOtq
[1]

小說 - 大奉打更人
第两百三十七章 噩耗-p3
“我知道这很难让人相信,但目前来说,这就是事实。诸位大人,请摒弃一切不好的情绪,听我说完,这场战役打的很奇怪,塘报已经传进宫里,在早朝之前,我们先商议一下..........”
贞德帝负手而立ꓹ 不朽金身灿灿,金光与乌光交织ꓹ 淡淡道:
元景帝踱步登上阁楼,眺望层层叠叠的红墙和连绵起伏的金瓦,他张开双臂,迎接着风,徐徐道:
果然是王首辅............许七安颔首:“请说。”
他旋即陷入了死寂。
..........
顿了顿,他补充道:“十万大军,只撤回来一万六千余人。”
此后余生里,某一天,我会再回来这里,让铁蹄踏遍巫神教每一寸国土,让火炮的车轮碾过巫神教的脊梁,让这六万里山河,化为焦土。
最典型的方法,是根据先帝的目的,来判断他的位置.........也就是说,想知道他在哪,要先知道他想做什么.........许七安揉了揉眉心。
波光粼粼的海面已然恢复平静,断木和桅杆随着波浪,缓缓漂浮。
果然是王首辅............许七安颔首:“请说。”
“我要率兵血洗大奉,屠戮三万里ꓹ 一路屠到京城去。”
萨伦阿古继而说道:“乌达宝塔,将魏渊战死的消息传遍东北,让炎康两国征调人手,重修靖山城,让靖国撤兵。集合尚存的巫师ꓹ 给存活的百姓、将士疗伤..........”
内阁这样的重要衙门,夜里是有人值班的,为的就是预防这类紧急事件。
萨伦阿古目光投向祭台,他身影突兀消失,下一刻,出现在祭台上,出现在那袭青衣前。
门房老张的声音传来:“大郎,有人找你,自称是内阁的人。”
............
他瘦了,也壮实了,依旧俊美,但皮肤不再白皙,塞外的太阳加深了他的肤色,塞北的风沙粗粝了他的皮肤。
他如愿以偿的多活了四十年。
詭水疑雲 漫畫
武英殿大学士钱情书,建极殿大学士陈奇,东阁大学士赵庭芳等六名大学士联袂而至,他们进入内阁,来到首辅堂内。
如果换成其他顶级强者,许七安或许会抱一抱幻想,可对方是先帝,先帝被地宗道首污染了。
天还没亮,“笃笃”得敲门声同时唤醒了房间里的钟璃和许七安。
“朕的时代,来临了。”
这些人物都逝去了,何况是先帝。
对于先帝的失踪,许七安非常在意,一位秘密修行四十年的高品强者,被发现藏身之地后,就无影无踪了。
魏渊,没有了你,今后的朝堂何其寂寞。
“该死,该死,该死.........”
目前已知道的情况,先帝为了长生,吞噬了元景和淮王两个儿子。
漆黑的屋子里,烛光亮起,睡在外室的丫鬟披上衣服,举着烛台,匆匆跑去开门。
内阁这样的重要衙门,夜里是有人值班的,为的就是预防这类紧急事件。
楚元缜挥了一下拳头,振奋道:“靖国退兵了。”
如果换成其他顶级强者,许七安或许会抱一抱幻想,可对方是先帝,先帝被地宗道首污染了。
赵守坐在厅内,一动不动,宛如雕塑。
但不知为何,他的内心有一股慌张感缭绕不去。
............
PS:第二卷正式进入尾声,大概,嗯,还要写一个星期........全程高能的那种。
重生之慕甄
波光粼粼的海面已然恢复平静,断木和桅杆随着波浪,缓缓漂浮。
孙玄机抬起手,轻轻一抹,抹去了这支重骑兵的存在,让世上再无人能记住他们。
说起来,魏公出征快半个月了,也不知道战况如何。
深夜。
这些人物都逝去了,何况是先帝。
聖祖
..........
王首辅语气恢复了一些,沉声道:
谁不怕?
中年官员说道:“首辅大人托我来给你带句话。”
楚元缜挥了一下拳头,振奋道:“靖国退兵了。”
............
此后余生里,某一天,我会再回来这里,让铁蹄踏遍巫神教每一寸国土,让火炮的车轮碾过巫神教的脊梁,让这六万里山河,化为焦土。
后山竹林,竹楼中。
只说了一个字,南宫倩柔便疯了般抢过锦囊,拆开,里面一张纸条。
每一个人都仿佛被雷劈了一下,心神俱震,脸色僵凝。
先帝到底干什么去了?
人间不值得啊。
这些人物都逝去了,何况是先帝。
因此先帝的终极目标,依旧是长生。
“我知道这很难让人相信,但目前来说,这就是事实。诸位大人,请摒弃一切不好的情绪,听我说完,这场战役打的很奇怪,塘报已经传进宫里,在早朝之前,我们先商议一下..........”
萨伦阿古低声道:“中原千年以降,数风流人物,你魏渊算一个。”
王首辅抬起头,环顾众学士,低沉的声音缓缓道:“魏渊,牺牲了。”
“义父,你没走完的棋,我会替你走下去。”
俄顷,丫鬟小碎步进来,低声道:“老爷,衙门传来消息,说有八百里加急的塘报。”
不给纸条,是为了不留把柄。
先帝到底干什么去了?
在丫鬟的服侍下穿好官袍,王首辅乘坐马车,在车轮辚辚声里,进了皇宫,来到内阁衙门。
皇宫。
“哒哒哒........”
白衣术士走到他面前,递来一个锦囊ꓹ 泪流满面的南宫倩柔昂起头,愣愣的看着他。
...........